(二)不懂事小孩

对不起上一章我才发现上一行我明明写的弟弟亲的是嘴,下一行哥哥就变成脸颊被亲了2333修正了!


(二)晚自习的楼梯间

的确是很自信地朝本人宣布了要追他的雄心壮志,但是说实话卜凡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最后他逮住才小小年纪就有丰富经验的前桌,前桌传授给了他一个字的恋爱秘籍——磨!

“啥意思啊?怎么磨?”

“害,刷存在感你会不,早餐下午茶宵夜,该出现就出现!必须得让人家习惯身边有你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少了你不行的那种!”

哦~卜凡恍然大悟,这不和我意思一样嘛,那还是得住校啊!


但是学校安排给初中部住校的名额不多,卜凡跟班主任老头儿求了好几天也没申请下来,最后只能申请到留校晚自习。

学校对晚自习管得很严,准时准点上课放学,也不能说话不能走动,上个厕所都要跟值日生打报告。

所以这还是晚自习第一天卜凡就已经要无聊死了,作业早早就做完了还必须在教室里坐到九点半下课,足足干坐两个小时啊。加上高三的晚自习时间更晚,要十点才下课。那这一天都要过去了,他还没和岳明辉见上一面哪!

卜凡坐立不安地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举手跟讲台上的小班干部打报告,“值日生!我去上厕所啊!”

卜凡宽松的校服口袋里塞着一杯小杯奶茶,还是他来上晚自习的路上买的,本来想着早点给岳明辉送过去,结果他在高三教室外望了老半天,都要打上课铃了岳明辉都没出现。

从教室出来,卜凡从另一边的楼梯走,绕过在走廊巡逻的学生会值日生,直奔高三年级的教学楼。

高三这边比初中管得更严,不止有值日学生,每层楼都配了值班老师。

卜凡猫着腰从二层的教室一溜烟跑过去,还是打算从另一边没有开灯的楼梯上去岳明辉教室所在的四楼。

结果这才刚转过楼梯转角,还没来得及往上迈步子他就闷头撞上了一个人。

“哎呀!”

冲击力让卜凡整个人就差要翻过去了,幸好他撞上的那个人及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校服领口。

“嘘,别把老师吵过来啦!”

居然是岳明辉!

“你,你怎么在这啊?”,卜凡稳住平衡,两眼放光地坐到岳明辉身边。

岳明辉没穿长袖校服外套,在一片黑暗中大喇喇地露着纹身,他用一只手支着脑袋看卜凡,“这话儿该我问你吧?你个初中部的怎么跑我们教学楼来了。”

“我过来找你嘛,我今天都没见到你。”

岳明辉的眼睛在黑暗中还是很亮,卜凡很清楚地能看到这时他的眼睛是笑弯了的,“小孩儿要好好学习,别整天想乱七八糟的。”

卜凡凑过来很认真地说,“这不是乱七八糟的事,我是真心的。”

面对卜凡的这个表情,岳明辉又说不出话了。是有很多小男生小女生喜欢他,但是小孩子的喜欢来得快去得也快,从来没有一个人在被他拒绝后还这样锲而不舍和(姑且暂且把这称之为)一往情深。

“咳”,岳明辉咳嗽一声转移了话题,“怎么你校服松松垮垮也没人管,班委不扣你分啊?”

卜凡这才想起来自己校服兜里还放着杯奶茶,他献宝一般把奶茶拿出来,放到岳明辉怀里,“这是我给你买哒!”

岳明辉把奶茶拿在手里晃晃。这奶茶估计在傻小子兜里放了有一段时间了,表面连水滴都没有,跟常温的一样。

“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在这干嘛啊?”

高三生岳明辉从裤兜里掏出违禁物手机,一点也没不好意思,“今儿不是勇士队打热火吗,那我必须得看啊。”

卜凡也探头去看手机屏幕的直播,“唉,你咋这么喜欢篮球,我就真是对篮球没有兴趣啊。”

“以后估计你还能长更高,不打篮球多可惜。”

“篮球我都看不懂,好多球队好多人”,卜凡继续往岳明辉那边凑了凑,“你老让我加入篮球队,你得让我感兴趣啊,那你能不能用我喜欢的东西解释篮球?”

卜凡以为岳明辉不会理会他这个无理的要求,没想到岳明辉看了他一眼,居然答应了,“行啊,你喜欢啥?我得去了解一下才能套进篮球给你解释。”

“我喜欢街舞!最喜欢JH舞社!”

“OK,等我了解了再来和你解释。”

结束了这个话题一时间两个人都没说话,卜凡心跳得很快,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想平复一下自己过快的心跳。

岳明辉看着直播的同时,似乎还留意着卜凡的一举一动,他把奶茶递给卜凡,“渴了?”

“不渴!”,卜凡摇得头都要甩掉了,“这我给你买的,你喝啊。”

岳明辉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哥哥不喜欢喝奶茶,我只喝可乐。奶茶太甜了。”

卜凡惊讶极了,“啊!我也是我也是!那我以后都给你买可乐!”

“还给我买哪,你零花钱够用啊?”

“当然够的!我还要每天给你买早餐呢,岳师兄,你喜欢吃什么?”

“我都在食堂吃饭。”

“你知道吗,学校门口那家煎饼可好吃啦,比食堂的好吃多了,还要配上豆腐脑,还有还有,隔壁街的广东肠粉也好吃!哇,真是想起来我都馋!”

岳明辉有点好笑地看着这个提起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双眼亮晶晶的小男孩,“怎么对吃的这么有研究啊。”

“那当然啦!”

12分钟的一节比赛很快就在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中过去了,岳明辉把手机熄了屏,拍拍卜凡的肩膀,“你快回去上晚自习吧。”

“那你呢?”

“我要看完比赛再回去。”

“那我陪你!”

“我是学生会会长不用上晚自习啊,就是到处巡视,专门抓你们这种溜号的小坏蛋”,岳明辉伸出一根手指在卜凡手臂上点了点,“抓住了就登记,这可没情面讲。”

“那你来初中部巡视嘛。”

“初中部有别的年级管”,岳明辉又催促了一次,“行了,你快回去吧。”

“哦……”

卜凡站起来,看着岳明辉浓密的头发上的一个旋儿发呆。高中部教学楼比初中部的吵闹一点,在这个黑暗的楼梯间隐隐约约能听到一点说话声,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安静的。就他们俩躲在这里,还真有点幽会的意思。

卜凡被自己的脑补闹红了脸。

岳明辉一抬头,这孩子怎么还在这呢。

“傻笑什么呢?”

“嘻嘻,岳师兄,就我们俩在这好像在约会哦。”

“谁跟你说就我俩在这了……”,岳明辉被卜凡逗笑了,他示意卜凡往楼上看,“这个楼梯可是宝地,上面多的是人呢。”

岳明辉话音刚落,卜凡就听到上头传来陌生的声音,“哎呀,老岳,我怎么没有这么好的师弟给我送奶茶送早餐呢。”

“你滚蛋”,岳明辉笑着骂了一句。

卜凡失望极了,嗨呀,这下好了,原来所谓两个人的浪漫全是自己脑补的!

大概是卜凡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过于明显,岳明辉忍不住揶揄了一句,“你个小孩儿年纪挺小,想得还挺美。”他也站起身来,在卜凡头上揉了一下,“行了啊,快回去吧。”


看卜凡终于走了,刚才说话的李振洋马上就溜下来坐到岳明辉身边,推推他肩膀,“你上哪儿招惹个初中的小孩啊?”

岳明辉光顾着看手机没理他。

李振洋自顾自地说下去,“现在的小孩可是不得了,这差着几道沟儿呢还敢来呢。”

“就一道好吗,哪有几道。”

不用李振洋提醒,岳明辉当然也知道这个事实。

他和卜凡差了四岁,他还是从北京被交换过来的,卜凡能了解他什么呢?小孩儿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岳明辉长得好看又厉害,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

但是说到底不管差没差四岁,别人上赶着追他不都是因为他好看又厉害吗?

岳明辉被自己绕进去了,球赛都不能专心看了,他在李振洋手臂上使劲拧了一下,“都你害的。”

李振洋疼得“嗷”一声叫唤,可委屈了,“我干啥了我?”

评论(2)
热度(20)

© 圆圆圆圆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