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U make me so happy

雷点预警:#孕期记录# #不做人系列# #不是abo设定# #不科学设定# #是男的,也是妈妈# #流水账#

这又是宝贝已经出生后的时间线!

(番外五)

一年中综艺季最腥风血雨的就是第二季度了,各大电视台和视频网站都推出了自己的当家节目,在一大片官宣的阵容中,最令人惊讶的是已经好几年没参加过真人秀一心扑在演戏上的卜凡居然参加了其中一档真人CS类的真人秀。国内这种类型的综艺出得不多,去年出了第一季后反响不错,第二季招商前有营销号在微博投票造势最佳人选,没想到后来导演组真上门来找民间投票第一名的卜凡了。

真人秀第一期开始前还有个前置剧情,类似几年前的另一档真人秀《真正男子汉》,嘉宾们要接受严格的军事化训练整整一周,录制地点在电视台所在的省里某个军事基地。所以就算宝贝再黏着卜凡,也必须至少有一周见不到爸爸了。

岳明辉早早就开始给宝贝打预防针,得空了就和宝贝念叨,“爸爸要出去工作咯,不能每天见到爸爸啦。”晚上也是由岳明辉开始接手哄宝贝睡觉这个大难题。

开始的几天宝贝还没习惯哄自己睡觉的人变成了妈妈,总要抓着岳明辉衣服哭一阵。

卜凡在房间外听了心疼,但还是要狠下心让宝贝早点习惯才好。

到了卜凡真正要出发那天,岳明辉已经完全接手了宝贝习惯让爸爸做的所有事儿。但宝贝还是最喜欢让爸爸抱着时候的高度,肉呼呼的手臂搂住卜凡的脖子,把自己牢牢地黏在卜凡身上。

“哎呀,行了,宝贝儿下来啦,爸爸要出门啦。”岳明辉伸出双手拍拍,试图吸引宝贝的注意力,想把种在卜凡身上的宝贝接过来。

宝贝一扭头埋进爸爸的脖子里,抓得紧紧的,拔都拔不下来。

卜凡不舍得,又搂着宝贝在屋子里兜了几圈。

岳明辉把宝贝平时最喜欢的公仔兔兔拿上,又哄了好半天才让宝贝依依不舍地从卜凡怀里出来了。

宝贝其实还是没有理解离别的意义,手上抓好自己最爱的兔兔了就乖乖地让岳明辉抱着,睁大眼睛看岳明辉和卜凡站在玄关吻别。

“玩得开心啊,当然也要注意安全。”岳明辉凑上去贴了卜凡的脸颊,又亲了一下。

“知道啦,”卜凡低下头在岳明辉嘴唇上亲了一下,又用鼻子蹭蹭宝贝的小脸蛋,“我出门啦!下班的时候再跟你们视频!”


之所以说得这么轻松,是因为卜凡来之前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真人秀居然搞这么大阵仗,说军事化管理就是军事化管理,这个前置剧情要求的训练全都是来真的军营体验,长途跑耐力跑都算是小意思了,泥潭里抗树桩子才是真的会要了人的命。而且导演组还收了嘉宾的手机,按照纪录片的要求,24小时不间断地进行拍摄,与嘉宾真正无交流。

这五天下来卜凡自我感觉黑了两个度都不止,手掌更是被迅速磨出了一层的茧。

累啊!拍高强度武侠片特效片都没这么苦啊!!!

还剩最后两天录制时,导演组终于做了人,告诉嘉宾们最后一天会安排家人来探班,打一波感情牌。剩下的两天虽然训练是照常的,但是可以和家人住在一起了。所以岳明辉实际上是在正式录制探班的前一天就会到了,而第二天的时候卜凡要按剧本装出看到岳明辉来探班时的惊喜和感动。

套路啊,都是套路。

因为满打满算也就两天时间,带上宝贝也不方便,而且他们谁也不想把孩子曝光在公众的眼光下,岳明辉把宝贝交给妈妈照顾,就自己过来了。


毕竟是真实的军事基地,岳明辉进来就算有导演组工作人员的带领还是经历了层层关卡,一路上看见的都是整套装备齐全的兵哥哥。岳明辉有点不好意思,他最近才又把头发染成了浅色,要多显眼有多显眼。

好在现在已经是嘉宾本日训练结束,可以回宿舍休息了。岳明辉还没参观完整个房间,没一会卜凡就收工回来了。

岳明辉正撑在小阳台上往外看,一回头就撞到卜凡的怀里。

卜凡一身的汗,脸上都脏兮兮的,但看向岳明辉的眼睛里全是惊喜,“你来啦!”

岳明辉上下把卜凡打量了一遍,伸出手把他脸上的一道印子擦了,整个人乐不可支,“咋能晒这么黑啊!你这比之前拍电影擦黑粉的时候还夸张!”岳明辉也不算太白,但这时他的手放在卜凡的脸旁边都明显差了好几个色号了。

“嗨,这不是要求全素颜嘛,就算我擦了点防晒也全都流汗流没了!可累人了!哥哥,我跟你说啊,”卜凡放开岳明辉,兜头把迷彩短袖脱了,露出经过操练后更结实的上半身,“真的真的超累!导演开始不是和我说就和大学军训一样吗,这哪里是大学军训啊,这真是实打实的新兵入营!”

岳明辉翻出路上自己喝剩下的一瓶纯净水递给他,卜凡仰头全给喝了。

“我感觉出来了,你这手掌都粗了不少。”

卜凡穿迷彩可太适合了,是一种气势汹汹的帅。岳明辉端详了半天,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勾住卜凡的脖子,使劲在他嘴上亲了一下,“我们凡子真帅死了!”

“那可不!”卜凡得意地笑了,“我告诉你,明天的配置是军靴加腰带,更帅!我一会就穿给你看!”

这得瑟的模样实在可爱,和卜凡面无表情皱眉时的冷峻相比又是另一种魅力,岳明辉忍不住笑了,“那我是不是真的明天看才好啊,别没按照人导演给的剧本走了。”

“不担心,”卜凡环着他的腰在一个空床铺上坐下,脑袋搁在岳明辉肩膀上,“我会带你入戏的。”

岳明辉戳戳卜凡的腹肌,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卜凡的手臂肌肉,笑道,“我发现这和健身房练出来的是不一样哈,这个前置剧情还是值了!”

“嗯哼,”卜凡闭着眼睛享受着岳明辉的抚摸,“累也是真没法比,你都不知道我现在饭量多大。现在我真的马上都能睡着了……”

“别别别!”岳明辉赶紧晃晃肩膀把卜凡晃起来,“你这一身汗津津的,先去洗澡呗,我这儿摸着都粘手!”

“我都累死了!那你帮我洗嘛!”


营地里的住宿条件其实不差,太阳能热水器全天都有热水,就是可惜没有浴缸,只有淋浴头。

雾气升腾中,卜凡岔开腿站着享受岳明辉帮他洗头,手还一直环着岳明辉的腰不松开。

“低头,眼睛闭好啊。站过来点,冲水了,”岳明辉把卜凡脸上的水抹了,用干净的毛巾把卜凡的头发擦得半干,才得空用沐浴球打出泡沫来。

卜凡闭着眼感受水流和泡沫在身体上冲刷去一天的疲惫,“什么时候才能赚够十个亿啊,真不想工作了!”

十个亿这个很具体的数字还是他们在组合时候的某个采访中第一次提出来的,到现在还真成为了他们之间一个正式的秘密的衡量数字。

“还远着呐,好好赚钱吧,”岳明辉拍拍卜凡的背示意他转过去,帮卜凡按了按脖颈和肩膀,不急不慢地说,“反正咱俩都别太忙,有梦想,能活着就行。”

如果人生计划这么容易就达成,那可就不叫人生计划了。


两个人洗好澡就排排躺在床上,等着和妈妈还有宝贝的视频接通。

“宝贝!”刚接通,视频画面还是一片黑暗,卜凡就急着叫宝贝了。

结果等了半天画面还是一片黑暗,只有岳妈妈的声音:“宝贝儿,靠太前面是看不到爸爸妈妈的哦。”

过了一会儿画面慢慢亮了,瞪着大眼睛坐着的宝贝和笑眯眯的岳妈妈出现了。

“宝贝儿!想我了吗!”

宝贝一看见卜凡就激动了,扑腾着往前爬,小手还一下下往噘着的嘴巴上拍。

卜凡瞬间乐了,“哎呀,宝贝儿在干嘛呢!爸爸明天晚上就回去啦!”

岳妈妈一看也乐了,“宝贝儿今天看电视看到了小凡你的彩妆广告啦!搁这儿模仿你哪。”

“哈哈哈哈,”卜凡和岳明辉笑成一团,“宝贝儿怎么这么棒呀,连爸爸的招牌飞吻都学会啦!”

宝贝嘟着嘴嘴眼巴巴地望着,不明白爸爸妈妈在笑什么,但是看到爸爸妈妈笑她也笑得嘎嘎的。


第二天临开工前,岳明辉反复温习了好几次剧本还是觉得好怪异。他没怎么参加过真人秀综艺,感觉哪里都不习惯不自然,生怕自己没有按照剧本的要求来。其实他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在卜凡本周的课程全部结束后从秘密的房间里走出来就行。

等他的部分录制结束后,岳明辉有些犹豫地站在导演身边,在纠结着要不要问自己刚才的发挥怎么样。

导演在取景框里看完这一段后直起腰来笑着拍拍他,“你们俩可以啊,完全看不出剧本痕迹,凡子看到你时的眼睛都是亮的,完全是真实的惊喜啊!”

“啊?”岳明辉本人是真的完全没有体会到在表演的感觉的,不过既然导演都这样说了应该还行吧?还是凡子真的把他带入戏了?

岳明辉看卜凡满场感谢完所有的工作人员和队友后环顾了一圈,在看到他的时候一下就笑了,然后就朝他跑过来。

哦,岳明辉这下懂了,眼睛都亮了是这个意思啊,但是他的凡子不管什么时候望向他都永远是这个亮闪闪的眼神啊。

评论(3)
热度(121)

© 圆圆圆圆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