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U make me so happy

雷点预警:#孕期记录# #不做人系列# #不是abo设定# #不科学设定# #是男的,也是妈妈# #流水账#

看了别人家的初雪,突然梦回哥哥弟弟的初雪。

因为我是赛后搞偶,今天去搜了一下,才发现根据别人整理出来的时间线,录制35进20是3月18日,也就是宣布哥哥淘汰那天,就是初雪啊。


(番外四)初雪

卜凡站在宿舍门口等着岳明辉。

他现在不会催他,也不会嫌弃他墨迹了。赛程已经到了后半程,宿舍都搬了一次,木子洋和灵超都已经没有和他们在一个宿舍了,而他和岳明辉还是没能有一个合作舞台。虽然还在同一个宿舍,但是谁敢信他们连见面的机会都少?


今天晚上就要录制35进20了。


昨晚他回宿舍的时候,房间依然一片黑暗,卜凡以为岳明辉和往常一样还没回来,毕竟舞蹈组比rap组更辛苦,何况老岳腰还没好利索。他在练习的休息空隙都会跑到岳明辉的练习室看一眼,如果对方也刚好是在休息时间他就会帮他按一会腰,上上药。但毕竟练习进度不一样,他们几乎没撞上什么能一起休息的时候。

一会要检查下老岳枕头下的膏药用完没,没了的话要再给他剪好放好。还得嘱咐他把膏药带教室去才行。

卜凡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还在想这件事。他刚把浴巾往椅子靠背上一搭,回头就看到岳明辉床铺上居然拱起了一个大包,两只鞋子也乱七八糟地脱在地上。

岳明辉难得回来这么早。卜凡有点意外。

“咋今儿这么早回来?”卜凡把地上的两只鞋排好,再拍拍被子里的人,“我洗好啦,你快去洗吧。”

岳明辉在被子下动了动,也没说话。

卜凡觉得有些奇怪,但觉得岳明辉可能是累了,也就由着他继续团在被子里。

但是都过了快半小时人还埋在被子里这就有点奇怪了。

卜凡从上铺爬下来,又去拍拍岳明辉,“睡着了?先起来洗澡再睡吧。”

岳明辉还是不理他。但是被子的起伏告诉他明显人没睡着呢。

“咋的了啊?”

“没……没事儿。”

“……”卜凡反应过来了,这可不能是没事,说话都带着哭腔呢。

他蹲在床边,试图把岳明辉紧揪着的被子拉下来一点,“老岳,哥哥,到底怎么了,你跟我说呀。”

岳明辉还扯着被子不放,也不理他。

“哥哥……”

其实卜凡隐隐约约能猜到了。

他现在的队友今天练习的时候还打趣他,“大哥,你最近怎么不往咱大哥的女人那跑啦?”

在前期就算他和岳明辉不是一个队,他也一直粘着他。要一起去全时,要一起去食堂吃饭,休息的时候还要在别人练习室门口张望张望。但是这段时间不一样了,岳明辉开始拒绝他了,也不要他过来,让他好好专心准备自己的舞台。

“我没不专心啊,这不是都是休息时间才找你嘛。”开始卜凡还委屈。

但后来他自己也意识到了。

岳明辉是觉得卜凡一定会出道。而自己……

“这还不知道结果呢,我觉得你肯定能进前20的啊!”卜凡也不试图把岳明辉的被子拉下来了,他就用手肘撑着头,另一只手一下一下地拍着被子,慢悠悠地和岳明辉说话,“你上次舞台穿得多好看啊,下面女生都疯了,大家都很喜欢你的。”

他往大概是岳明辉头顶的地方蹭了蹭,把下巴搁上去。

“哥哥,我们还能在一起一段时间呢。”

他也是最近才真切地意识到,能每天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每天可以见面,可以随时聊天,还可以拥抱,可以牵手,彼此喜欢。

然后接下来会怎么样?会不会出道?出道了还能在一起吗?一年半以后会怎么样?他们会怎么样?

这些问题可以暂时不要管吗,仅剩几天,他只想好好珍惜。

卜凡伸出手,把岳明辉连被子一起抱住。

“没事的,哥哥。你一定能进前20的。”一定还可以陪他再走一段的。


岳明辉总算出了宿舍门。其实他还没弄好呢,小揪揪还没来得及扎,都用了很多水去抚平了,但下发还是蓬起来一坨。但他不想让卜凡等那么久了,毕竟他们好久没一起走着去上班了。

他意外的是卜凡居然没催他。

“凡子今儿穿这么帅哪。”

卜凡心情很好,得意地抖抖肩,“那是,他们说今天要下初雪呢。”

“哦,”岳明辉倒是没有太多感想,“所以今天会有更多人来拍吗?”

“那也不是,”卜凡伸手抓抓他哥哥的头发,试图让这不听话的头发平顺一点,“他们说的啊,一起看初雪的人会永远幸福地在一起。”

“嗤。”

“你干嘛!”卜凡虽然想表现得云淡风轻,但他当下的反应很明显就是非常在意了,“你不觉得很浪漫吗!”

“好好好,那必须浪漫啊。”岳明辉的确没有听说过关于初雪的美好寓意,但是卜凡看上去真的很在意这件事,那他也不会泼冷水,“那咱走呗?”

“头发不扎了吗?”

“哎呀,不扎了,爱咋咋地。”

“那我来帮你扎!”

卜凡跑回房间,拿了一把小梳子,把黑色的橡皮筋咬在嘴上,小心翼翼地抓起他哥的一撮头发。

卜凡扎头发的技术不怎么样,梳好后半天才顺利把橡皮筋转移到岳明辉头发上,再一端详,嗨,这还给扎歪了!

“重来重来!”

“行啦,就这样吧!”


他们走到会被拍照的那段路的时候,本来在岳明辉身边走得好好的卜凡忽然伸出手,使劲抓住了岳明辉的手臂。

岳明辉愣了一下,但没有挣脱。

他们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听到围墙那边吵吵闹闹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

然后卜凡慢慢地放开了。

这是他们目前在公开场合能有的最亲密的距离了。


“哥哥,真的下雪啦。”

“嗯。”

“中午等我一起吃饭好吗?”

“好啊。”


“哥哥,可不可以打包回宿舍吃啊?”卜凡排在岳明辉后面,看着热闹的食堂,很忧郁。

因为今天下雪的缘故,大家都很兴奋,吵闹程度比平时还更夸张。

“行呗。”岳明辉今天什么都顺着他。

他拿了饭盒,卜凡给他开门,然后跟在他后面。


他们又经过了会被拍照的那条路。

岳明辉心情很好,手里拿着一次性筷子一下下地敲着饭盒。卜凡走在他后面,看岳明辉头顶上歪歪扭扭的小揪揪随着他哥走路一晃一晃的。

“老岳!”

“啊?”岳明辉回头看他。

“没事!”卜凡抓抓头,还是憋不住笑了,“一会转弯了可以牵手吗?”

岳明辉停下脚步,思索了一下,答应了,“行。”


睡到半夜的时候卜凡突然醒了。

他做梦了,梦到好多年前他们去参加的那个选秀。

他还保持着刚入睡时的姿势,朝岳明辉伸着胳膊,岳明辉也还侧躺窝在他怀里,动也没动。

静谧的夜里,窗外簌簌的雪落声被放大数倍。

“老岳,又下初雪了。”卜凡说。“现在可以牵手吗?”

评论(7)
热度(121)

© 圆圆圆圆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