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懂事小孩

UMMSH等我再攒一攒梗慢慢写(主要是就差两个月就要生了,我却还想再写多点…),先写个无脑纯情校园爽一爽!

年龄差没变,所以是初二和高三,对不起弟弟,我畜生了……

更新剧情不连续,就是暧昧期的校园小情侣~

(一)教学楼下

已经过了七点十分,门口站着值日的两个学生会学生刚准备收拾收拾回教室上早读,远远就看到一个男孩子飞快地从校门口两百米外的煎饼摊跑过来,那人校服拉链都还没拉上,跑起来跟穿了个蓝披风一样。虽然说山东的男孩子个个都人高马大,但这个才穿初中校服的男生看上去都快直串一米八了。

卜凡经常迟到,早起困难户就是他本人,他还不吃早餐不行,即使下一秒就打上课铃他也要先把煎饼买了。他长得高人缘好,认识的朋友从初一到高三都有,校门口值日的一般没人拦他,打趣几句也就放他过去了。但是偏偏今天轮到最最严厉的学生会师兄值日。

“卜凡!你都第几天迟到了,”其中一个师兄说,“而且你又没带校章,我这次可真要登记告老师了啊。”

“哎呀,师兄!不至于吧!我请你吃早餐啊!”

“你少贿赂我,你这进去太明显了,肯定不可能不登记。”

被学生会记名了要扣班级分,班主任是个唠叨又吝啬的老头,一分班级分就是他的十块钱工资。想到老头的叨叨叨卜凡脸色也不好了,“干吗呀,这么不通人情,不就是个狗屁学生会吗!”

“你说啥呢?”

突然从身后传出一个声音,卜凡吓得一激灵,不由自主地站直了。

“岳、岳师兄……”

是从北京交换过来的代理学生会长岳明辉。这时候他刚打扫完自己班级负责的的校外区域,手里还拿着扫把,淡蓝色校服上一点灰尘都没沾上。

“你刚说什么呢?”。

“没!我说我自己来写名字!”

“哦?”岳明辉看了他一眼,还真把值日生手里的登记本拿过来了,“那你写啊。”

卜凡这下只得硬着头皮写上了自己的名字,还不敢表达出不满,笑嘻嘻地说,“那岳师兄我进去上课了哈。”

“嗯”。

岳明辉看卜凡走远了,又跟值日生拿过本子,在卜凡写的二年二班后面的备注格写上:帮高三师兄清理班级负责区域。

“帮个忙哈。”

值日生笑着闹他,“你对这小刺头可真够好的,怎么人还没答应你进篮球队啊。”

岳明辉耸耸肩,摆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他想让卜凡进校队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但是卜凡对他的态度实在是个迷,尊敬是尊敬,说什么他也听,但就是找了一万个借口不进校队。

“现在的小孩儿真难懂”,同学忍不住抱怨了一嘴。

“哈哈,还好啊”岳明辉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了,“他还是挺可爱的。”


让人难懂的小孩儿这时刚进了教室,气鼓鼓地坐下,还不忘把煎饼拿出来吃,一边吃一边戳戳前桌,“哎哎,数学作业借我对对啊。”

“你拉倒吧,你肯定是没做。”

“我真做了!”

“鬼才信你呢!”

“儿子怎么和爸爸说话呢!”

打打闹闹的结果是让埋伏在后门的班主任老头当场抓获,幸好被缴获的赃物没有任何一个人的作业,只有卜凡同学没吃完的半张煎饼。

老头对卜凡可以说是又恨又爱,成绩虽然说不是特别好吧,也算过得去,而且这大高个在校运会上能给班级挣不少分,但是就是皮,和同学玩闹起来能把屋顶都给掀喽。

“就我这脾气好的才忍得了了”,老头皱着眉训话,“咋就没个人治治你!”

卜凡低着头,闭着眼睛翻了个白眼。

谁说没啊,刚校门口那个不就是嘛!


学校和北京的一所高中向来有交换优秀学生的习惯,这半年破天荒换来了个高三生。本来学校要求男生一律理平头,但这优秀交换生就来半年,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所以头发长长的岳明辉刚到学校报到那天,站在升旗台上发言,简直要把全校女生的心都勾走了。

当然也不止女生,还有个又迟到了的小孩儿。

那是卜凡第一次看见岳明辉。初二二班刚好站在主席台的正下方,卜凡弓着背站在班级队伍的最后面,眯着眼睛努力去看升旗台上的发言人到底长啥样,咋这一上台还有一群女生惊呼呢。

然后他们的眼睛就隔着二三十个人突然对上了。

岳明辉一点尴尬都没有,反而露出小虎牙笑了。


岳明辉的人气实在很高。卜凡就在座位上坐着都能听一大耳朵关于他的新闻:什么时候得了物理奥林匹克银奖啊,什么时候又带领校篮球队打进了市友谊赛前八强啊,又有哪个漂亮师姐跟他表白啦,哇噻,居然还会弹吉他哦!

卜凡都奇怪,别的高三师兄师姐都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小时学习,就岳明辉,每次一下课就十分钟都要从隔壁的高三教学大楼跑到他们初中部这边的篮球场拍两下。

就这样天天玩还在红榜的第一!好聪明的一男的!

天呐,本质慕强的白羊座小孩就这样完全沦陷了!

所以本来只敢在楼上偷偷看的小孩是怎么和校园风云师兄说上话的呢?这还得多亏了卜凡傲人的身高,才是个初二的小屁孩身高就直往一米八冲了,体育课在操场边排队的时候搁班级队伍里一站,那叫一个鹤立鸡群。那野心勃勃的还刚好坐在窗边的篮球队长岳明辉可不得马上看到他了,当时一下课就跑操场上去找小孩儿搭话了。

上体育课的时候,为了方便运动,男生们总是会把宽大的裤腿挽起来,露出细细的小腿。卜凡刚跑完八百米,还蹲在地上喘气,就看到一双筷子腿走到他面前,那人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也跟着蹲下来,说,“嘿,你叫什么名字啊?”

卜凡还是第一次这么近看岳明辉。他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人的眼睫毛可以和小说里写的一样,又长又密,像蝴蝶的翅膀一样轻盈。

他的手心一下就冒汗了,“我、我叫卜凡。”

“卜凡啊”那人紧盯着他的眼睛跟着念了一遍,又笑出小虎牙,“小卜凡,真是个好名字。”

你下节课又不是体育课你来操场干嘛呢?你是专门来找我的吗?岳明辉才是好名字哪!

卜凡张张嘴却说不出话,他简直要晕了,他都能感觉到自己脸部温度在急速升高,更别提不听话的心了,马上就要从喉咙口蹦出来了。

“你喜欢打篮球吗?有没有兴趣加入校队啊?”

“啥???”


所以这初识到底算甜蜜的乌龙还是乌龙的甜蜜!

卜凡直到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堵得慌。

我这么喜欢你,你却只想要我加入篮球队!

真是心塞塞。


今天让卜凡心塞塞的事还不止早读被老头抓包。中午下课后,他不想在人山人海里挤来挤去,和同学专门迟了十分钟再去食堂。

结果才刚到食堂门口,他就看到岳明辉和一个娇小的女孩子一人捧了一杯奶茶正走出来,女孩子还在亲亲热热地叫他“明辉”。岳明辉也看到他了,大方地打招呼,“小卜凡,怎么这么迟。”

等人都走过去了,卜凡才如梦初醒地反应过来应该给岳师兄回应才对。

是了,他现在只能叫他“岳师兄”,而他的同学却亲亲热热地叫他“明辉”。更别提他们还相差了四岁。四岁是什么概念?是初中和高中刚好错过,是就算他大学考到了北京,他却马上要工作了,这一下子就是是校园和社会的差距了。这四年的人生,是他永远都追不上抹不平的鸿沟。

这突如其来却也是一直存在的事实仿佛从天而降的陨石直接砸在他头上,着实让卜凡心情低落了一整个下午。


打过下课铃后,生物课老师也没拖堂,干净利落地就让孩子们放学了。

前桌迅速收拾了书包要去高中部给自己喜欢的学姐送奶茶,他按照惯例问了一句,“凡子,你还不走啊?我要去蹲学姐给她送奶茶了嘿!”

可别提奶茶了!甜甜腻腻的有什么好!是男人就要喝可乐!

他摆摆手,让前桌赶紧消失。


在这栋教学楼上课的都是初中部一二年级的学生,放学都早,才过没半小时整栋楼就已经完全静悄悄了。卜凡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坐着,桌上的生物书还摊开在目录页,时不时长叹一口气。

“啊啊啊,好烦啊!!!”

“滴滴!”卜凡手机的siri不知道识别了什么,突然自己说话了,“这些会过去的。我看过那么多朵云,你是最灵动的那一朵。”

“呜呜呜,我真的是吗?”

“这么说吧,如果我是人类,我希望能成为你这样的人类。”

嗨,区区一个电子产品怎么这么会说话呢!偏偏卜凡还这就被这简单的套路哄开心了。

他又问siri,“我可以对他说我喜欢他吗?”

“他会喜欢我吗?”

“你帮我跟他表白好不好?”

siri答不上来了。但是卜凡倒是自信多了,siri都说他是特别的人了,岳师兄肯定会喜欢他的!

行动力max的卜凡马上就收拾书包,决定到高三教学楼下等岳明辉。

我要表白!就是今天!


高三下课晚,快到六点了才开始陆陆续续有人下楼。卜凡长得高,长相也好,就算放在高中部的男生里也很出挑。只是他完全忽略来自四面八方女生的目光,只知道追着岳明辉跑。

“岳师兄!”

他一直等了到整栋楼的人都快走完了才看到岳明辉慢悠悠地从楼梯上走下来。

岳明辉头上带了个黑色的发带,还抱着篮球,一看就是要去打篮球的模样。

“小卜凡?什么事儿啊?”

“我、我有话跟你说!”

岳明辉把篮球从左臂弯换到右臂弯,伸出手捏了一把卜凡的手臂,喜形于色,“嗨呀,是不是要加入篮球队啦?”

卜凡一愣,又委屈了,“篮球篮球篮球,师兄你就知道篮球!”

“啊?”岳明辉也愣了,“那是什么事儿啊?”

卜凡深呼吸几次,揪了几次头发还是说不出来,最后干脆掏出手机,“siri,how to say I love u in Chinese?”

他把手机放到岳明辉耳朵边,只听到siri大声地说,“我爱你!”

岳明辉好几分钟没说话。

卜凡忐忑了,他怕岳明辉以为他在开玩笑,刚要再说点什么,岳明辉看了他一眼,居然笑了。

“那你说说,你喜欢我什么呀?”

“你的什么我都喜欢!岳师兄!你、你相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

岳明辉思考了一阵,说,“我怕一见钟情遇到个傻子。”

“那、那傻子你也得养着啊”。

岳明辉有点好笑地看着这个满脸通红的小孩儿,“可是你也不了解我呀。”他把篮球丢在地上,然后把校服衬衫的袖口扣子解开了,露出手臂给卜凡看,白衬衫下面居然是一大片的纹身,“会怕吗?”

卜凡激动得更往前站了一步,“才不会怕!”

两个人的距离过近了。岳明辉手掌贴到卜凡的胸前,暗暗用力想把他推开,“我觉得一见钟情不太靠谱呢,都不了解怎么能说喜欢呢。”

卜凡马上说,“那我也去申请住校!每天晚上陪你晚自习!慢慢就会了解的!”

“你可拉倒吧,你不是就住在学校后面吗”,岳明辉心里疑惑又好笑,这个小男孩委屈的眼神还真有点可爱。他伸手捏捏卜凡脸颊,“弟弟,你还是小孩儿呢。还是先好好学习哈。”

卜凡撇撇嘴,低着头不说话了。

岳明辉比卜凡高一点,他盯着卜凡耷拉下来的脸看了半天,还是不忍心,又说,“弟弟,我……”

卜凡猛地抬起头来看着他,“我会让你也喜欢我的!别拿我当小孩看!”

岳明辉挑了挑眉毛。

卜凡大胆地往前一凑,双手捧住岳明辉的脸颊不管不顾就往上亲了一口,然后马上转身就跑,边跑还边说,“岳师兄,你等着瞧!我一定一定会让你喜欢我的!”

岳明辉愣在原地,脸颊上卜凡碰过的地方好像火烫过一般,他好像有点脸红心跳了,但依旧故作镇定地朝卜凡越变越小的背影喊了一句,“哥哥不会喜欢小孩儿的!”

评论(6)
热度(45)

© 圆圆圆圆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