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U make me so happy

雷点预警:#孕期记录# #不做人系列# #不是abo设定# #不科学设定# #是男的,也是妈妈# #流水账#

雷点预警again:有产乳描写

弟弟也纹身了,太酷了!


(番外三)

宝贝出生后,卜凡手机里一大片的岳明辉照片马上变成了宝贝的照片。宝贝几乎一天一个样,回家才一周就变成了圆乎乎胖嘟嘟的可爱模样,卜凡真恨不得拿个摄像机把宝贝的24小时都拍下来。

对比卜凡的激动,岳明辉现在最大的感受就是——困!累!

他早就做好了带宝贝会很辛苦的心理准备,可以说是相当自信了,抱小孩哄小孩他哪个不拿手,现在要带自家宝贝了还不是手到擒来!所以他是真的没想到最痛苦的居然是半夜喂奶这个问题。

宝贝有自己的小床,还是卜凡定制的,床边的架子可以自由取下,就放在他们大床靠岳明辉睡的那边。每晚睡觉的时候,岳明辉就穿过架子的空隙伸出一只手指让宝贝捏着,这样宝贝一动他就能马上发现。

宝贝长得快,饿得也快,岳明辉又是个喜欢熬夜不早睡的人。所以每天晚上他都觉得,两分钟前他才把手机放下,刚闭上眼睛一秒,睡在身边的宝贝就哼哼唧唧地开始闹第一次了。

这头次还算好,最最痛苦的是第二次。

岳明辉睡得迷迷糊糊,感觉到宝贝开始扯他的手指,然后就开始细声细气地哭了。宝贝在哭这点上和其他宝宝都不一样,几乎没有嚎啕大哭的时候,只会小小声地抽泣。也是这样才更招人心疼,岳明辉有次睡太死了,没及时起来,等他发现时,宝贝的眼睛都哭肿了,这让岳明辉和卜凡都内疚了好几天。

“嗯嗯嗯,妈妈听到了,”岳明辉挣扎着伸出手拍拍宝贝,还是没能睁开眼睛,深呼吸了几次在心里默数“一二三”才一鼓作气睁开眼再把宝贝抱过来。

卜凡还没醒,这几天白天他都被工作塞满了,还坚持每天回家,也着实累得慌。岳明辉不忍心叫醒他,只开了床头的小夜灯,坐起来把宝贝抱在怀里。

真的是太困了,比以前通告满得要命红眼航班每天飞还困。岳明辉坐着都开始打瞌睡了,他还是被胸口突然的疼痛刺醒的,原来是宝贝没吃饱,嘬了半天直接把他咬疼了。

这下想不叫醒卜凡都不行了。

卜凡被推醒后也没多迷糊,怕大灯刺眼,他直接摸黑出了房间,走到餐厅才开了灯。

泡奶粉的水不能太热也不能太冷,幸好他们功课做得足,买了个恒温自动调奶器,省了不少事儿。但卜凡冲好奶粉后,还是在手背上试了好几次才放心。

卜凡还是没开灯,摸黑把奶瓶拿进房间,就看到岳明辉靠着床头闭着眼睛在迷糊,手里却一下一下在宝贝身上轻轻地拍着。

“不然还是把宝贝放我这边睡吧,我给她泡奶粉就好了。”

“……不行,不是说了还是母乳好吗,”岳明辉从卜凡手上接过奶瓶,隔着瓶身感受了下温度,才放心把奶嘴塞进宝贝嘴里,“而且你也累,白天还工作呢,还是我来吧。”

“那现在我们俩都要起来呀,两个人都辛苦,”卜凡爬上床紧贴着岳明辉躺下,手掌放在他大腿上不轻不重地捏着,“是不是没胃口?妈妈说给你煲的汤也喝得不多,怪不得宝贝都吃不饱。”

“痒,别弄,”岳明辉抖抖腿把卜凡的手甩下去,“我没敢和妈说,那汤真的好难喝,我真的都是忍着恶心喝下去的,每天就差没把我喝吐喽。”

他是本来就不爱喝这些汤汤水水,但每天看卜妈妈变着花样给他煲各种汤,岳明辉就算是真的要喝吐了也硬逼着自己灌下去。

然而汤真正的作用并没有起到,宝贝还是吃不饱。

“其实我也不是不能自己去给她冲奶粉,但是你白天都已经没有和宝贝相处了,我觉得你作为爸爸还是应该和我一起承担这个责任的……”

“那肯定啊!”卜凡打断岳明辉的话,“我绝对绝对没有不愿意,我就是怕你太辛苦了!”

“咱这个工作比起普通人能陪宝贝的时间本来少,也就只有现在辛苦一阵了,”岳明辉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抓着卜凡后脑勺的头发,“宝贝长大很快的。”

卜凡抬手搂住岳明辉的腰,闷闷地说,“嗯,我知道的。宝贝吃饱了吗?你也快躺下睡觉!”

“嗯,马上。”岳明辉轻手轻脚地把又睡着了的宝贝放回她的小床里,自己快速地钻回卜凡胳膊下,左手搭在卜凡胸前,把自己调整成一个舒服的姿势就马上睡着了。


第二天卜凡也是满满的工作,七点不到就从家里出发了。

到八点多的时候,岳明辉被闹钟叫醒了,他挣扎着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先摸摸宝贝的尿不湿,呵,好家伙,一晚上好大一包!但宝贝居然还安安稳稳地睡着,一点儿没闹。

岳明辉先把宝贝的尿不湿换了,再去打理自己,洗漱洗澡一套下来人也差不多清醒了。等他全部弄完刚好九点,卜妈妈已经做好了早餐在餐厅等他。

“早上好啊,辉辉。宝贝醒了吗?”

“妈妈早上好。没呢,我刚给她换了尿不湿都没醒,睡得可香了。”

岳明辉掀开汤罐盖,一看又是奶白色的鲫鱼汤,他使劲吞了一口口水才把恶心憋下去,但是才喝了一口他就有些忍不住了,“妈妈,有点淡,你给我拿点盐吧。”

卜妈妈真的特别细心,就是怕汤会腥,每次都坚持把鲫鱼炸过再煲,这样煲出来的汤又浓又白。但是现在岳明辉没敢说他不是觉得淡而是觉得太腥了,他分析应该是自己喝伤了,和妈妈的手艺完全没关系。

“好,那妈妈给你再热一下不?”

“不用了,还烫着呢。妈妈你去看看宝贝吧。”

卜妈妈刚走开,岳明辉就忍不住干呕了几下,眼泪都逼出来了。

唉,好想吃卤煮烧烤酸菜鱼火锅麻辣烫啊!

等卜妈妈抱着宝贝在家里溜达一圈回到餐厅,岳明辉刚好把这一罐子汤都塞下去了,月嫂也已经给宝贝泡好了牛奶。

宝贝看见妈妈了,就伸着小手使劲往岳明辉那边凑。

“哎呀,宝贝饿了吗?是不是饿了呀?”岳明辉从妈妈手里接过宝贝,朝她皱鼻头抖她笑,“来吃饭饭啦。”

卜妈妈站在一边看着,突然说,“辉辉,你这黑眼圈真的很严重啊,是不是宝贝晚上一直闹呢?你就让小凡冲奶粉去,你就别起了。”

“没事儿妈妈,宝贝没吃饱的话凡子也有起的,我真的没事儿!”


白天有月嫂和妈妈们,也是岳明辉能短暂补眠的时间了。

刚吃完午饭,岳明辉就被妈妈赶去午睡,刚进入梦乡没多久,他就感觉有一只小手在抚摸他的脸。刚习惯性地偏头避了一下,就听到卜凡小声地说,“宝贝看到妈妈了就乖乖了哦,妈妈睡觉觉,宝贝也乖乖睡觉觉。”

“怎么这么早回来?”岳明辉还闭着眼,就把手放到脸颊边,食指马上就被有力地握住了,“宝贝不乖了吗?”

卜凡把宝贝放到床上,再把岳明辉搭着的薄被理理好,“下午取消了个杂志拍摄。我刚回来就看到她哭呢,珍姐说哄了好半天都没好,是要妈妈了,我就把她抱过来了。”

宝贝全身热乎乎的,在岳明辉头边趴着像一个小太阳散发着热量,抓着岳明辉的一个手指开开心心地正准备往嘴里塞。

“嗯!不可以哦!”卜凡把岳明辉的手指从宝贝手里拿出来,又抽了张湿巾先把宝贝的嘴角擦了,再把岳明辉的手指也擦干净。

在这个过程中岳明辉一直一动不动,他真的太困了,他知道身边现在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眼睛却一点都睁不开。

过了一会儿,岳明辉感觉到卜凡把宝贝放到了小床上,然后他也爬到床上来了,从后面把他结结实实地搂住,然后用下巴拱他茂盛的后脑勺头毛。

本来卜凡的手一只在岳明辉腰上,另一只穿过脖颈虚虚地放在他嘴边,岳明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卜凡的手指。

“刚才还说宝贝呢,怎么你也舔上了。”

岳明辉“哼”了一声,闭着眼转过身把手伸进卜凡的衣服下面摸了几把。

卜凡总算是明白了,赶紧坐起来兜头把衣服脱了,再把岳明辉搂进怀里,让他躺在自己身上,探头去咬他的嘴唇。

“要吗?”卜凡的手和他本人一点也不相称,有点肉肉的,但是抚摸起来额外舒服。

岳明辉叹息一般地轻喘着,全程没有睁开眼睛,紧紧地贴在卜凡赤裸的肌肤上。

然而卜凡才刚把手伸进岳明辉的睡裤里,还没来得及扯下来,他们俩都同时听到了身边传来了宝贝细细的抽泣声。

“……行了,快去看看。”岳明辉把卜凡的手抽出来,叹了口气。

唉,当妈妈真的好辛苦啊。

评论(9)
热度(120)

© 圆圆圆圆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