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U make me so happy

雷点预警:#孕期记录# #不做人系列# #不是abo设定# #不科学设定# #是男的,也是妈妈# #流水账#

喜欢小岳小凡一周年啦,再坚持一下,马上要生啦!(。


(二十一)

卜凡哥哥还要工作到年二十八,所以卜爸爸和卜妈妈还有嫂子两个侄女决定先趁周日卜凡哥哥放假能把家人送到机场的时候过来,让卜凡哥哥一个人去挤机场人山人海的年二十八航班。

青岛到北京只需要一个多小时,反而是就在北京的卜凡和岳明辉更早从家里出发去机场接人。从东北回来卜凡就给小杨放了假,当时没想到这一茬,如今不是让岳明辉来开车就只能打车了。但显然这时候连车都不好叫,更何况还要叫大型SUV,卜凡在小区门口眼睁睁盯着打车软件,排了十几分钟的专车队伍,还是岳明辉打电话来让他取消自己开家里7座越野车去算了。

“嗨呀,能有啥事啊,你没看芳姐足月的时候朋友圈晒自驾游吗?”。芳姐是岳明辉工作室的一名工作人员,比岳明辉早了快三个月怀上,还是二胎,一天天活蹦乱跳的,还是岳明辉主动提出给她放假。

“安全带会不会勒啊?”,现在都坐上车了,卜凡还在跟岳明辉再三确认,“腰上的靠枕要不要拿高点?”。

“真没事儿,安全带勒不到肚子上”,岳明辉把安全带插好,挥挥手让卜凡赶紧上车。

卜凡把驾驶室的车门关上,跑到副驾上坐好,嘴里还念叨着等年过完了一定要马上去考驾照。

正是快要到中午的时候,路上的车也不多。岳明辉好久没自己开车,还需要稍微控制一下才能让自己不一脚油门踩到底。

“哎,凡子我跟你说,在爸爸妈妈大嫂面前你别对我太夸张啊”。

卜凡正在手机上查航班情况,只是应了一声。

岳明辉于是又说了一次,“真的啊,你别太夸张,整得我好像很娇贵一样”。

卜凡抬头看他一眼,“我没有啊”。

岳明辉哼了一声,“你就调整回我没揣着的时候就行”。

卜凡和岳明辉都是被家里宠着长大的,岳明辉也承认自从有了宝宝,他俩的相处模式已经从他哄卜凡比较多变成卜凡哄他更多了,但是卜凡家人来了,他怎么样也不想给他们留下任何的坏印象。


就卜凡这傲人的身高,要想别人不认出来反而有难度。家人们也都理解,直接让他们车都不要下,直接在到达口等着就行。也没等多久,爸爸妈妈和嫂子侄女就到了。

卜凡想把副驾让给晕车的妈妈坐,还被嫂子推回去了:“哎呀,你这么大只,我们更不好坐,你就坐前面就行,你怎么还没学会开车呢?”。

一来最受到最多嘘寒问暖的还是坐在司机位的岳明辉,妈妈一会担心他开车会不舒服,一会又继续埋怨卜凡没学会开车。

“我也忙嘛!”,和自己的妈妈说话卜凡也不自觉带上了撒娇的语气,“我当然也想替老岳分担的”。

“那可不,你要分担的可多着呢”,卜妈妈笑了笑。

岳明辉不自觉地侧着头听他们说话,刚好卜妈妈话锋一转就转到他身上来了:“明辉啊,在你最辛苦的头三个月妈妈都没过来陪你真的是对不起你啊”。岳明辉刚怀上的时候,正好卜哥哥家的大公主在准备转学,家里事一堆一堆的,大家都天天忙得脚后跟打着后脑勺儿,根本没时间来北京照顾他,卜妈妈一直觉得很过意不去。

“没有没有!我一点儿也不辛苦啊,我一点反应都没有的!”。

卜妈妈心疼地上下打量他,“谁说不辛苦,再怎么没反应身体的负担还是在。再加上你们俩的工作本来就不简单,你要停工这么长时间妈妈真的觉得挺委屈你的”。

“不委屈的,妈妈。怎么说呢,这是人生必经的一个阶段吧,其他什么事儿也比不上自己的人生重要”,岳明辉大概也懂卜妈妈在担心什么,他好好地跟卜妈妈解释,“我现在跟以前真不一样了,所以说不委屈也是真的。而且凡子对我真的特别特别好”。

卜妈妈看看一旁的卜凡,笑了,“那行,咱凡凡总算是改变了,知道该怎么疼人了”。


卜家这次来北京过年,最开心的要数岳妈妈,总算是有机会能和亲家母好好聊聊了。岳妈妈今天一大早就过来卜凡和岳明辉家了,干坐着没事干还把家里打扫了一遍,等卜家人到了之后就一直在厨房里忙活,卜妈妈要来帮忙打下手还不让,非说要让亲家母好好尝尝她的拿手好菜。

岳明辉也过来推着卜妈妈的肩往客厅走,“没事儿,都坐了这么长时间飞机了,妈妈咱坐下歇一歇呗”。

客厅里这时候难得坐满了人,大嫂还是第一次带孩子来他们家,两个侄女刚开始都有点拘谨。卜凡主动把小侄女儿抱过来,放在自己大腿上逗她玩。这时岳明辉和卜妈妈出来了,他本来刚要张口招呼岳明辉坐过来一起逗宝宝,结果视线一下移,马上皱起了眉头,“嫂子你抱着芮芮哦”。

大嫂不明所以地接过宝宝,就看到卜凡跑到鞋柜旁取了一双拖鞋出来,给坐在沙发上的岳明辉亲手穿上了。


一开始大嫂还担心两个女儿第一次过来北京会怕生,结果就一个下午,读小学的大女儿和岳明辉亲亲热热地聊了好多话题,从音乐到奇闻异事,好像她感兴趣的岳明辉都能和她聊起来。小女儿也不哭不闹,在卜凡身上踩来踩去,把卜凡脸上亲的都是口水,晚上要睡觉了还抓着卜凡的手指不肯放,卜凡想拿出来她就一抽一抽地要哭。

“芮芮乖,现在好晚啦,乖宝贝要睡觉觉啦”,卜凡动动自己的食指,带动芮芮的手臂晃了晃,“跟小叔说晚安好不好呀?”。

然后芮芮就把手指收得更紧了,眼睛睁得溜圆,盯着卜凡不放,嘴里含含糊糊地说,“不、不好嘛”。

这个场景实在太可爱,在一旁围观的岳明辉和大嫂都忍不住大笑出声。

“哎哟,怎么这么粘你小叔啊”,大嫂从行李里翻出一只毛绒兔子,哄了好半天才让芮芮同意把兔子和卜凡做了一个交换。

“今天小孩们都粘着你俩,你们也辛苦了哦”,大嫂站在房间门口轻声细语地对他们说,“茜茜小时候小凡虽然也喜欢,但是从来不敢上手哄她,只敢远远看着,现在哄芮芮都哄得这么好啦,真的是做好了当爸爸的准备哦”。

卜凡得意极了,“那当然啊”。

“小凡是真的变了好多哦。我经常在微博上看到你的粉丝还有其他女明星说你是太直男,我还记得最好笑的就是有人做了个视频集合,有个场景是你对粉丝说刚割完双眼皮就不要着急来见你的,真的是笑死我了。现在来看,你哪有那么直男啊,简直体贴死啦!”。


等他们回到自己的房间,岳明辉在床边上坐下,突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卜凡正在衣柜里翻岳明辉的睡衣,第一时间回头看他,“怎么了?”。

岳明辉直视着卜凡的眼睛,感慨道,“妈妈和大嫂都说你改变了好多”。

卜凡走过来坐下,圈着岳明辉把他搂进怀里,“是吗?其实我没觉得啊”。

“是真的有”,岳明辉紧紧地贴着卜凡,把自己的重量都放在卜凡身上,“你知道吗,我最宝贵的从来不是你送我的什么纪念品,也不是你对我说过的什么承诺,是你为了我做出的那么多改变”。

他侧过头在卜凡颈窝处亲了亲,“真的谢谢我的小凡子了!”。

评论(6)
热度(143)

© 圆圆圆圆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