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U make me so happy

雷点预警:#孕期记录# #不做人系列# #不是abo设定# #不科学设定# #是男的,也是妈妈# #流水账#


(二十)

马上过年了,除了几个拼命三郎,朋友们的工作也陆陆续续地停了。当大家都闲下来的时候,聚会就突然变得多了起来,组个局差不多能把在北京的人都叫上。

岳明辉也收到了群发的微信。他这会刚午睡醒,抓着手机从床上爬起来绕着整个屋子找了一圈都没见着卜凡的影子,刚想给他打电话就看到卜凡提着购物袋推门进来了。

“哎呀,你又不穿鞋!”,卜凡把东西放鞋柜上就去房间里先把岳明辉的拖鞋拎出来丢在他面前,“穿上穿上!”。

岳明辉把鞋套上,人还是有点迷迷糊糊的,跟在卜凡身后看他把买的酸奶放进冰箱里才想起来自己要找他的原因,“嘿,我刚收到小鬼微信,让晚上聚一聚呐”。

“啊?”,卜凡也把手机摸出来,滑了几下,“哦,看到了,又去老徐的地儿。那儿闹腾死了,而且肯定要喝酒,你就别去了,在家等我呗?”。

说实话岳明辉去和不去的想法其实是四比六,和卜凡说的一样,闹腾是其次,主要是他们那一群玩起来肯定要喝酒的,他就算去了也不能喝,这多扫人兴啊,还不如干脆不去了。卜凡这么一说他就更加心安理得了,“行,我就在家等你吧”。


从多年前的那一档子选秀出道后,虽然大家都马不停蹄地往前奔跑,见识了更大的世界、认识了更多的人,但是世外桃源的情谊是真的不能被替代,卜凡岳明辉和许多弟弟们到现在依旧关系很好。这次聚会的大部分还是小一班的成员,大家都知根知底,对岳明辉没来的原因也心知肚明,但就是有人爱调侃卜凡。

小鬼在桌子上摆了一打青岛,让卜凡不把岳明辉没来的原因解释到他们满意就得把这一打都喝了。

“你拉倒吧!你没看我朋友圈吗?”,卜凡才不吃这套,“你这可真不够关心你凡哥的!”。

好巧小鬼真的不爱看朋友圈,当下掏出手机来翻卜凡朋友圈,才发现这人几乎每天都在朋友圈记录岳明辉的身体情况,不然就是一些反省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的记录。小鬼无语了,“我当初怎么没认清我这大哥是个耙耳朵呢”。

卜凡还挺得意,“老婆这么好,耙耳朵有什么不好”。


酒过三巡,酒量最差的徐圣恩就准时准点开始抓着酒瓶子乱嚷嚷了,“我以前可羡慕凡哥岳哥了!”。

小鬼唯恐天下不乱,抓了个麦克风把他手里的酒瓶子换下来,“羡慕啥啊?大声说!”。

“羡慕他俩好呗!”,徐圣恩虽然醉了,但是说话还是条理清楚,“你们看看,这么多年了,谁身边的人不是换来换去,就凡哥和岳哥!一直都这么好!我!我羡慕!”。

朱星杰也闹他,“我看人卜凡还羡慕你呢,睡了那么多网红美女”。

徐圣恩伸出一只手指摆了摆,“美女有什么用,我要真心啊!”。

“那你也要用真心才能换来真心啊”,卜凡好笑地回他,“我看你在美女堆里也挺开心的啊”。

“才不呢!”,徐圣恩大着舌头说,“你、你知道我现在女朋友是谁吗?是我的小学同学!你说这么多年什么漂亮的女人没见过,偏偏同学聚会我、我就看上她了!”。

嘿,这可套出来一个大料。

小鬼凑上去使劲按他的头,“好哇你,又换人了也没通知兄弟!”。

“这可不是换人!老子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怎么和她浪费了这么多年!怎么没和凡哥岳哥一样早早就在一起!包、包办婚姻下的自由恋爱!”。

小鬼笑他,“哟呵,这次来真的啊?那你还写不写乱搞男女关系的小黄歌啊?”。

“不写了,什么小黄歌都不写了!以后就写我老婆!美!社会主义!好!!!”,徐圣恩嚷嚷完这一句彻底趴在桌上不动了。

卜凡心里一阵说不出的好笑,他和岳明辉从以前就一直被人羡慕,但是他还是第一次听人把他们叫做是包办婚姻下的自由恋爱。

其实真不是包办婚姻,更贴切的词应该是水到渠成。


另一边岳明辉在家也觉得无所事事。平时和卜凡在家,随便看一部电影一晚上就过去了,现在他干什么都静不下心来,五分钟看一次时间。也不是没有长期分开过,但因为最近都和卜凡黏在一起的关系,他反而对一个人的夜晚不习惯了。

时针走到十点,岳明辉点开微信界面又关掉。他当然知道现在不算晚,他们以前玩到疯起来的时候通宵也不是少见的事。再说这次好久不见的郑锐彬也来了,玩晚一点也是能理解的。而且他们有个习惯,聚会的时候所有人的手机都要在桌上叠成一摞,先碰的就得罚酒。所以就算发微信也是肯定是石沉大海。

岳明辉摊在沙发上把手机所有的APP都玩了个遍,还是忍不住点开微信,往置顶的对话框里发了个表情。

唉,以前怎么没发现一个人的时候能这么无聊啊。

没想到下一秒放在肚皮上的手机就震动起来了。是卜凡发过来的视频邀请。

“我马上回去啦”,卜凡那边背景是厕所,看样子是躲起来了。

“你先抽手机了?”。

“没啊”,卜凡笑得得意极了,“我准备了俩手机,你说我聪明不”。

“啊”,岳明辉这才明白过来,这人上交的是别的手机,把真正在用的手机给藏起来了。

“想不想吃隔壁的豆乳盒子?”。徐圣恩酒吧的隔壁开了一家人满为患的网红蛋糕店,还是二十四小时营业,岳明辉每次想去吃点啥都被人潮劝退。

“这时候也多人吧,你得排到啥时候去”。

卜凡得意地挑眉,“我看你想吃好久了,下午就给订了,一会直接取就行”。

两人还没继续说下去,厕所门就被“砰砰”敲响了,大嗓门的小鬼在门口喊道,“凡哥你干啥呢!快出来玩大冒险了!”。

卜凡也喊回去,“你们玩吧!我不玩了!”。

“……不然算了吧,难得聚一次,你们玩呗”。岳明辉不想被人觉得卜凡因为他处处小心,连玩都不能好好玩。

反而卜凡本人一点都不在乎,“那怎么聚也不能影响人夫妻感情啊!等我下啊,我马上就回来了”。


卜凡回到闹哄哄的包间,明目张胆地从一叠手机里抽出自己的,“对不住了啊兄弟们,我家现在有两个人在等了,下次凡哥再陪你们玩!”。
“凡哥你这可不够意思了啊!”“就是啊,现在是耙耳朵以后是不是就要当女儿奴了!”,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起哄不肯放过卜凡,“必须把咱桌上剩下的酒都干了才准走!”。

卜凡一看,桌上还剩了半打多的啤酒,他也就不怵了,“行!你们说的啊!”。

卜凡三下两除二把酒都解决了,拿了手包就撤退了。

徐圣恩的酒吧服务很好,早早就给各人安排了回去的车,在隔壁取了豆乳盒子后,卜凡简直是冲到地下停车场的,心急火燎地要赶回家。

还没看到到徐圣恩给安排的车,卜凡倒是先一眼看到了自家的宝马就停在电梯口。等跑到车前一看,司机位坐着的不是岳明辉是谁?

“你怎么过来了啊?”,卜凡坐上副驾,又从后面的座位里抽了小靠垫过来给岳明辉垫上。

“我在家也挺无聊的,过来又才十几分钟,干脆就来了呗”。

“那你不怕我已经走了啊?”。

“那不能,你每次上车不都给哥哥报备的吗”。

卜凡酒量很好,但是喝了之后脸和耳朵都会红。虽然地下停车场的光线不好,岳明辉还是看到了卜凡红彤彤的耳朵,实在可爱,他忍不住上手捻了捻,“小卜凡喝得多不多啊?”。

卜凡享受着岳明辉的抚摸,又把岳明辉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清醒着呢。快回家吧”。
他迫不及待要回家尝尝网红店的招牌豆乳盒子了。

评论(6)
热度(152)

© 圆圆圆圆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