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U make me so happy

雷点预警:#孕期记录# #不做人系列# #不是abo设定# #不科学设定# #是男的,也是妈妈# #流水账#

不是正文的时间线。写一写还没有宝贝的纯恋爱时期。

最近在重温B站《最久的瞬间》,希望他们能再多一点能在一起的时间吧,恨我的流水账不能写出这种微妙的感受……


(番外二)

刚过完年,结束了几个团体活动后公司暂时没有接新的活动,公司的意思也是正好趁这段空窗期把几个成员的学习问题解决一下。

不过还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卜凡去学校咨询的时候才知道因为自己挂科过多居然延毕一年了,再一排课程表,好嘛,除了周二其他时候都有课。这还能怎么办,秦姐大手一挥,让卜凡住校去,哪有那么多人安排给他天天接送他上学放学!

于是卜凡就带着几件衣服背着包,低调地回到了学校开始了住校生活。

回到校园是什么感觉?除了有跟不上日常学习的着急以外,还有就是和好几年没有长时间分开过的男朋友开始了虽然是同地区但是依旧是异地恋的委屈了。

特别是当你在大晚上还在图书馆对着笔记本电脑辛辛苦苦地憋小组作业,想放松一下点开微信,置顶的那个对话框一个红点儿都没有,公司群却刷了一大堆聊天记录偏偏谁也没提到可怜的男大学生。然后打开朋友圈一刷新,发现自己男朋友半小时前刚更新了状态,还是在国家体育馆和共同的好友打篮球时留下的自拍。

委屈啊!!!

卜凡狠狠地戳着屏幕,给岳明辉发过去一个表情。

岳明辉大概过了五分钟才回了一个问号。

卜凡:[怒]

岳明辉:?

卜凡:!!!
卜凡:。

岳明辉:…

岳明辉:我也没老去啊,就今天下午你让哥约了一下我才去了不是

卜凡:!

岳明辉:得得得,下次和你一起

卜凡满意了,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正在犹豫要不要回宿舍算了,桌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是岳明辉给他发了视频邀请。

“我还在图书馆呢”,卜凡一边戴上耳机一边摁下接听键,小小声地回答。

—“嗯,还不回啊?”。

岳明辉视频的时候喜欢把手机怼得很近,整个屏幕只看得到他的脸,甚至连头发都没能全露出来。

“快了,马上我的这部分的作业就要做完了,主要是宿舍太乱了你知道吧,都没地方放电脑”。

—“啊?乱到这种地步啊”。

网络卡了一下,刚好就卡在岳明辉往上转动眼珠的时候,有一点像翻白眼,卜凡马上有了点不可描述的联想。

—“那等你回去咱再说吧,你先做作业”。

“唔,我不想写了,你等我会儿,我写个结尾就回去了”。

—“行,那我不说话了啊”。

耳机里马上变得静悄悄的,连呼吸声都听不到,卜凡把还在视频中的手机放在桌上,突然就才思泉涌,把卡了快一小时的结尾顺畅写完了。

卜凡快速把东西收拾好,刚走出图书馆就听到耳机里那人说话了:“诶凡子,你把摄像头转一下呗,我还没来过北服呢,你们篮球场在你回宿舍的路上吗?”。

excuse me?你和你男朋友都已经整整两天没见面,视频一下居然还要看篮球场而不是看男朋友?

已经走出图书馆了,卜凡也就不再克制音量,大声地谴责他哥:“篮球场有什么好看的!难道不应该看看念书都要念傻了的你男朋友吗!”。

“哎呀,小点声儿小点声儿”,岳明辉赶紧安抚这小孩,“哥哥也不习惯和你分开啊!”。

谁能习惯呢?

这时不时的短暂的离别和月初过年的离别不一样,虽然他们隔着时区和国家,却一起看了东北的溜冰场和韩国的首尔塔还有马尼拉的夕阳,仿佛就在身边一样。而现在是一人在学校,另一人在公司,距离感突然被无限放大。

特别是卜凡翻着微信群突然发现下周二他有一门考试和已定的团体活动撞期了。

“完了老岳!”。

“啊?咋的了?”。岳明辉趴在床上和他视频,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像随时要睡着了,这时被卜凡一叫猛地一机灵清醒过来。

卜凡切回视频界面,忧心忡忡地说,“我刚发现下周二我排了个英语考试,这咋办啊”。

“啊?这么巧吗”,岳明辉撑着床坐起来,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行程安排,安慰道,“没事啊,以你考试为重,大家都理解的,到时候跟主办方解释下吧”。

“还有呢!”。

“还有啥?”,岳明辉没明白。

“你这周末要回家,我又下周五才能回来,你说我们都要几天不见了!”,卜凡皱着眉气呼呼地说。

“哎,你真是……”,岳明辉不知怎的被卜凡的直球打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咱不是每天都还在视频嘛”。

“视频又不一样!”。卜凡心里有点不平衡,尽管知道这并不是敷衍,但是他更希望岳明辉能对他更坦诚和直接一点。

他在学校的日子苦闷又单调,在教室上课、在图书馆学习、在食堂吃完饭回宿舍睡觉,这样四点一线的生活让他额外想念岳明辉。游戏也吸引不了他注意力了,卜凡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刚确定自己的心意的时候,整个心思都放在岳明辉身上,空闲的时候只会干盯着手机,等着微信置顶的那个人能发过来一条信息。

我是真的想你啊……

卜凡握着手机发呆。视频还没有断开连接,岳明辉在那边叫他,“凡子?”。

“嗯?”。

“哥哥也想你的!”。

卜凡心里还是有点酸酸的,但是听到这句话还是笑了,“肯定是我更想你!”。


谁也没想到今年组合的团体活动会这么快就开始有成员缺席。

如果说卜凡是因为考试不得已,那么这次岳明辉也同样是无可奈何。团体的慈善活动比个人综艺更早定下时间,所以造型师也早早安排好了衣服。这也就造成了在岳明辉缺席的情况下,卜凡的造型和另外两位成员看上去就不是一个组合的。

结束了媒体采访环节后是颁奖和聚餐,另外两位成员坐在旁边小声聊天,卜凡就干坐在座位上发呆。他刚给岳明辉发了微信,但是没有得到回复,大概是还在录节目。开始录节目之前岳明辉还兴奋地发了好几条语音过来告诉他一起录制的嘉宾谁谁谁,都是很厉害的科学家之类的。

卜凡捏着手机犹豫了半天,明知道不可以,却还是没忍住点开微博进了岳明辉的超话。超话里除了有今天节目的应援就是昨天岳明辉的机场出发和到达图了,卜凡保存了好几张又退出微博把相册翻来覆去地看。他还不敢明目张胆地把岳明辉的照片设置成桌面,但空闲时候还是会翻出来看看。新保存的几张都拍得挺好的,特别是到达图,长沙的夕阳温柔地铺在粉毛衣上,真是好看得不得了。

卜凡退出相册又可怜兮兮地给岳明辉发了一条微信:。

岳明辉看到这条微信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

节目录制得太晚了,他又保持了一晚上的精神高度集中和高涨的情绪,等挥别了门口送别的粉丝,他在车上瘫坐下来只觉得疲劳铺天盖地而来。

他刚想给卜凡回一句,对话框才刚点出来,界面上又迅速跳出一条:!

岳明辉慢悠悠地打字:每次不都这么晚吗,这次其实还好了。

卜凡马上把视频请求发过来,因为人躺着的缘故声音很低沉,“没有你好不习惯”。

岳明辉笑了,“我一个人也不习惯”。

“我今晚在家”。

“嗯?明天早早过去学校啊?”。

“对啊”。

岳明辉皱着眉头,“那你还不快睡,明天不是第一节就有课吗?那得要多早过去啊”。

卜凡叹了一口气,“我还不是想回来陪你”。

“行,咳咳”,岳明辉还是对卜凡的直球有点羞涩,清清嗓子换了话题,“我跟你说啊,这次和我一起录制的嘉宾可厉害了!”

两个人聊了一路,岳明辉最后挂断视频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想到一会回去就可以看到卜凡,可以在熟悉的臂弯里入眠了,他就觉得即使是待会的飞机延误三个小时他都不会困了。


结果飞机居然真的延误了!

一个人的活动比平时的组合活动需要更多的小心翼翼,所以岳明辉真的太累太困了。等他从飞机上下来,在往外走的时候早就已经困得神志不清了,就知道随着人流往前走。

到了机场出口,岳明辉跟来接机的粉丝挥挥手,弯腰钻进公司派来的车里。而车子才刚发动,还没等岳明辉完全坠入梦乡,他就感觉到后排有个人坐过来了,接着就是一个熟悉的怀抱。

时不时有一辆车从他们的车旁飞驰而过,霓虹灯透过窗玻璃照进来,在岳明辉的眼皮上闪过。

他想说凡子你怎么来了,他还想说你不应该这么任性直接过来机场。

但岳明辉始终没有开口,他紧闭着双眼,把左手环上卜凡的腰,又侧了身把自己调整成舒服的姿势。

他们真的有很长时间没有拥抱了。

这个瞬间能永远吗?

这一刻岳明辉是真的这样希望。

评论(5)
热度(110)

© 圆圆圆圆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