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U make me so happy

雷点预警:#孕期记录# #不做人系列# #不是abo设定# #不科学设定# #是男的,也是妈妈# #流水账#

吵个无伤大雅的小架(其实也不算)

(十九)

现在离过年还有一周多,本来今年是轮到去卜凡家过年,但是大家都怕岳明辉挺着个肚子太麻烦了,干脆就决定让卜爸爸卜妈妈还有卜凡的哥哥一家都来北京过年。但岳明辉的东北奶奶家还是要亲自去的。为了避开人流,他们还是和往年一样自己开车回葫芦岛。岳爸爸工作上有点事还不能放假,岳妈妈也只能留下来陪他,最终出发的居然只有卜凡和岳明辉这两个平时最忙的人。

从北京开到老家差不多要五百公里,路上往来的车辆不多,卜凡也不敢让助理开快,稳稳保持在一百的速度。岳明辉还打趣他,还没拿驾照的人都干用嘴开高速这活儿了。

助理的开车技术还是不错的,一路上稳稳当当的,连岳明辉在喝水的时候水都没洒出来。

岳明辉和卜凡一起坐在后座,这一路上除了在休息的时候吃点坚果,他基本一路上都在叨叨叨

“哎呀,你还是要考个驾照,不然最近老让小杨接送我都不好意思了!”。

“你说你前几年怎么能科目一都挂了两次呢?”。

这一路的话题都主要围绕卜凡拿不到的驾照展开。开始还好,卜凡后来是真的越听越烦,嘴巴都噘起来了。

岳明辉起初还没发现,到他们在路上倒数第二个服务区休息时才察觉到卜凡都不说话了,他立刻伸着头往卜凡那边凑,“哎,嫌哥哥烦啦?”。

卜凡还不承认,“才没有”。

“那就好”,岳明辉满意地坐回去,在卜凡的大臂上捏了捏,“听他们说以后有宝宝以后会更烦人哪”。

这下卜凡是真的不敢有脾气了,叨吧叨吧,还不是因为爱你才叨叨你。


因为怕奶奶担心也就没提前说要来的事儿,等人到奶奶家的时候正好是吃晚饭,指挥着助理把车停好,岳明辉一拉开车门就闻到了乡下大锅灶散发出来的饺子香味。

一进家门, 他立刻满屋子找奶奶,冲上去抱抱奶奶,“奶奶,我们回来啦”。

奶奶笑得眼睛都眯起来,抓着岳明辉的手臂上下打量,“哎呀,今年咋这么早回来啊?”。

“今年没事儿就早点回来陪您了呗”。

卜凡这时候才和助理提了大包小包的东西进来,边把东西找地方放下边跟奶奶问好。

“哎呀,辉辉,你这胖了不少啊!”。

岳明辉楞了一下,摸摸自己的脸,“有吗?我感觉……还好啊……”。他现在已经没有每天上秤了,检查的时候医生说宝宝发育得很好,难道发育得很好的实际意思其实是说他过胖了???

卜凡站在背后双手捧住岳明辉的脸摇了摇,“嗨呀,好像真是!和你那会儿牙疼肿脸的时候差不多了!”。

岳明辉不乐意了,“才没有,我看我的棱角都还在啊”。

现在这时候也就他俩回老家了,放在前几年过年,岳明辉的老家挤满了不知道多少个小孩子,热闹得很。

岳明辉这时还跟奶奶说小侄子的事儿,“我不是每年都领兜兜上冰场玩切吗,可惜今年我早回来,没法带他玩儿了”。

卜凡还没来得及吱声,奶奶先发话了,“说啥呢,你也不看你现在是能去冰场玩的时候吗”。

“就是啊!”。

岳明辉不敢反驳奶奶,就扭头看一眼卜凡,卜凡马上虚了,“……雪橇还是可以坐的”。


在老家陪奶奶过了几天清闲的生活,他们也该收拾收拾回家了,卜爸爸卜妈妈卜哥哥一大家子马上就要来了,年前也还有好多事要安排。

奶奶不舍得他们,装了满满一后备箱的土特产让他们带回北京,还不忘叮嘱卜凡,哪个鸡蛋是自家母鸡生的,要留着给岳明辉吃,其他的从别家收来的就可以给亲戚朋友随便分。卜凡没想到奶奶考虑得这么周到,还专门给鸡蛋们做了标记,严谨区分。

“哎呀,奶,你拿这么多我们都送不完”,岳明辉正拉着小黄人行李箱走出来,听到了奶奶对卜凡的一番叮咛,忍不住插嘴道。别说不能当媒体礼物送,连给工作室的人他也不太好意思啊,在北京也就几个亲戚,是真的送不完。

“礼多人不怪,多拿一点总是没有错的”,奶奶拉着岳明辉走开一点,轻声说,“这小伙儿把你们送来又接回去的,可不得也给人家带点礼物啊”。

岳明辉哭笑不得,“行,我让凡子给他包个大红包行了吧”。

“红包要,奶的心意也要的”。

卜凡在旁边看着又好笑又颇有感触,岳明辉家里的教育真的是一如既往的优越,“没事儿,奶奶,我们东西不多,能装下!”。

“好嘞!”,奶奶拍拍岳明辉,“还是凡子懂事”。

还不等岳明辉反驳,奶奶又忙着去收拾东西了。

岳明辉纠结地叹了一口气,“怎么你来我家之后奶奶妈妈都向着你了啊,我的地位都没有了!”。

卜凡已经开始憋笑,却还是努力保持表情,“说明我是真的优秀啊”。


临出发前,奶奶还再次和卜凡清点了一下后备箱的东西,的确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都是奶奶的一片心意。

岳明辉拖拖拉拉的还是最后才上车,按下一半的车窗和奶奶告别。奶奶站在大门口一直望着他们的车往外开,一直到转弯不见。

岳明辉自己出来做独立音乐室后自由了很多,但回家看奶奶的时间还是少,也就逢年过节才能回老家见上这么一面。离别让岳明辉的心都揪成一团,然而他又是绝不轻易在人前表现出情绪的人,这时勉强笑着打趣道,“这一大车东西该吃到什么时候去啊”。

卜凡没马上搭话,岳明辉才发现他也正情绪低落呢,嘴角耷拉下来像一只可怜的小狗崽。

岳明辉知道他在想什么,安慰道,“奶身体好着呢,刚不还说要给咱带宝宝吗?她现在就等着抱重孙啦”。

“唉”,卜凡叹了一口气,伸长手臂把岳明辉搂过来,“身体健康最重要了”。

他们俩作为日夜不分的大忙人,最知道健康的重要性,革命的本钱绝对不能丢。


从家里出来到上高速这一段路程的信号都不太好,信号格在一格两格和没有之间徘徊,微信发个消息转半天最后显出一个红色的感叹号是常有的事。岳明辉想在线听歌是不可能了,又不想睡,就老老实实地窝在卜凡怀里看窗外。卜凡戴着眼罩倒是已经迅速进入睡眠了,不得不承认他在车上睡得比在家里大炕上还好。

卜凡在乡下的这几天都没有睡好,就算来了好几次了他还是不太习惯这里的环境。这和住酒店还不同,身边熟悉的一样只有岳明辉,他却到哪里都沾枕就睡着。岳明辉和他一起分析过,得出的结论是:他心理上太想把这个地方当成家,但是身体的认知却不允许,这二者的矛盾给他精神压力过大了。

才刚上高速没多久,好不容易恢复到信号满格,岳明辉才发现在没信号的时候奶奶给他打了三四个电话,怕有什么别的事,他赶紧按下回拨。

“怎么了奶?”。

“哎呀,那就不要了,我这都上高速了”。

“回去要绕好远,还是不了吧”。

“真不要了奶,我下次回去吃啊”。

岳明辉挂了电话才发现卜凡醒了,正用眼神询问他发生什么事了,“没事儿,奶说饺子忘装给我了。你接着睡吧啊”。

卜凡完全清醒了,也没接岳明辉的话,直接跟小杨说,“找个出口调头回去”。

“干吗啊?”,岳明辉不解,“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咋不重要了,奶奶今早专门给你包的,连饺子皮都是她自己擀的”。

“在家不天天都吃饺子吗”,岳明辉不以为然,“不在乎这一点了”。

卜凡没说话,扶着岳明辉的肩膀让他坐起来,皱着眉头说,“其实我早就想说你了,你不觉得你有时候对奶奶的态度太随意了吗?”。

岳明辉有点生气了,“我咋就随意了?奶对我多好我自己不知道吗?”。

“不是说你对她不好,是说你不够重视……”。

岳明辉被卜凡越说越生气,不认同地打断他的话,“就带饺子这么一点的小事儿你就说我不重视,是我敷衍她吗?难道我不是考虑到折返太麻烦?我对家人什么态度你不清楚?前年回青岛的时候给你爸带的礼物忘在车里,电梯又坏了,难道不是我跑了三十二层给你拿上来的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对我家人你真的特别好,但是对奶奶你总是会有意无意忽视掉她的心意你没发现吗?”,卜凡放软声音,轻声说,“我真不是说你不好的意思”。

岳明辉心里难受,往右边坐了一个位置靠在船上不说话了。

打破这个窘境的是小杨,他苦着脸犹犹豫豫地说,“那、那还回不回啊?马上到出口了。凡哥?岳哥?”。

“回!”。卜凡从后座把颈枕抽过来给岳明辉垫上,又给他腿上搭了个小毯子。

岳明辉坐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开口说,“你到底觉得我对奶哪里态度不好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宝贝”,卜凡主动地坐过来,又揽上岳明辉的肩,“你发现了吗,咱这回来几天因为你早上起来吃早餐就吃一点,吃完了就回去睡,奶奶老是以为是她做的早餐不好吃,天天换着花样给你做。昨天不是你自己提了一嘴想吃酸菜牛肉饺子,奶奶大早上专门去给你开的酸菜罐。可能是因为你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被宠着的,所以觉得没什么,但是我来看的话我可能就会觉得你有一点点忽视奶奶的心意了,真的,就一点点!”。

岳明辉静静地靠着卜凡,一时说不上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缓了半天才说,“我真的知道奶奶对我好的”。但卜凡说的也的确是事实,他这才知道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家里长辈原来会这么在意。长辈的爱永远渗透在每一件细微的小事里,因为总是默默无声,都让他过于习惯了。

他摸摸自己的肚子。对不起啊宝贝,给你做了坏示范了。

“那我打电话给奶奶说我们回去”。


车开到街角,岳明辉一眼就看到奶奶还站在家门口,手里拎着保温饭盒,看上去别提有多开心了。他整理了一下情绪,高高兴兴地下车了。

评论(9)
热度(138)

© 圆圆圆圆圆 | Powered by LOFTER